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作诗的博客

少听母鸡打鸣,多看母鸡下蛋!

 
 
 

日志

 
 
关于我

浙江财经学院教授

又名呆哥, 四川剑阁人, 经济学博士, 微信公众号《经济学家告诉你》主编、主笔、主讲, 主要研究领域:宏观经济学、教育经济学、制度经济学。有联系讲座、约稿、访谈等事项者, 敬请发函zuoshixie@hotmail.com或电话18640116699。

网易考拉推荐
 
 

再论学习的方法(五之五):不要什么课程都认真学  

2009-12-07 08:41:17|  分类: 作诗论方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所以我们不能什么课程都认真学习。古人云:凡事都认真对待,必以惨败而告终。讲的就是这个道理。而且我衷心地认为,有的课不学有益,学了反而有害。年轻人思维没有定型,受到了好的影响,可以发展得很快,但是受到了坏的影响,也可能改都改不回来。所以“开卷有益”看来是需要推敲的。书不可以乱读,这在当今中国尤其如此。

一些事我们总要要认真对待,一些事我们一定不可以认真对待的;一些课程我们一定要认真学好,但一些课程我们混个六十分最好。当年读大学的时候,好些课程我时间不过半就可以得90分,而另一些课程我及格都难。记得一次考《数学分析》,天大热,考试才半个小时,我流鼻血不止。监考老师带我到校医务室好不容易把血止住了,问我要不要继续回去考试。我说不用了。老师一脸惋惜,他不知道我是不需要了。后来这次考试我得了95分。而《教材教法》课程呢,考试下来,老师在路上见到我,主动对我说:“你已经60分了,就那么的了哈!”言下之意,如果我不及格,老师会给我打及格的。我得申明,我可不是因为跟老师有什么感情和交流,完全是因为他们都知道我是认真学习的学生。今年暑假,大学同学在都江堰举行毕业二十年同学聚会。陈国先老师也去了,岁月沧桑,他已经是70多岁的老人了。二十年不见,他竟然一下子叫出我的名字来。我万分感动,但这也足显我当年是认真学习的。要知道,陈老师给二班讲《实变函数与泛函分析》,我们一班是邓坤贵老师给我们讲的这门课,他并没有给我上过课。(想起来,我就为今天的高等教育感到悲哀,尽是大班课,就是想记住学生的名字又如何做得到?)

什么课程应该认真学习,什么文献应该认真阅读,是需要老师指点的,这是老师的职责。所以今天我分管研究生,就要求:第一,课程体系一定要向国际一流大学看齐。在我看来,教什么远比怎样教重要。必须交给学生正确的、重要的东西,要给他们一个好的架构。有了这个架构,哪怕是自学,学生也可以沿着正确的方向得到较好的发展。反之,如果我们给了学生错误的架构,那就只有与正确的发展方向渐行渐远了。第二,每个老师主讲一门课,辅讲一门课,一定不要讲太多的课,一定不要什么课都讲。第三,一些课程我们讲起来有难度,讲不好,没有关系,我们并不要求老师这一学期从头到尾把这个课都讲好。这学期讲三章,下一年再开这门课,在这个基础上再讲三章,再下一年再讲三章。三五年下来,我们就可以把这门课程建设成熟起来。但是必须要交给学生正确的和重要的东西,而不是老师容易讲的东西。今天在中国,因人设课的事情是时有发生的。当然,从另一方面来讲,也要靠学生自己的际遇的。当年在辽大读博士的第一学期,同寝室的是从厦门大学考来的韩太祥同学。他知道我是西方经济学专业的,就对我说:“有一个叫张五常的经济学家,你知道不,蛮厉害的。”其时,我真的不知道有张五常这个人。太祥君不知,他的这一句话,影响了我的一生。(全文完,原文发表于《教育管理研究》2008年第2期)

  评论这张
 
阅读(95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