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作诗的博客

少听母鸡打鸣,多看母鸡下蛋!

 
 
 

日志

 
 
关于我

浙江财经学院教授

又名呆哥, 四川剑阁人, 经济学博士, 微信公众号《经济学家告诉你》主编、主笔、主讲, 主要研究领域:宏观经济学、教育经济学、制度经济学。有联系讲座、约稿、访谈等事项者, 敬请发函zuoshixie@hotmail.com或电话18640116699。

网易考拉推荐
 
 

无效率论的错误  

2010-09-10 15:39:25|  分类: 价格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效率可是经济学的大问题。经济效率的标准含义是指资源配置实现了最大的价值。最大化当然是效率的重要规定了。但是世间没有抽象的、一般的最大化,只有约束条件下的最大化;离开了约束条件,是不可以、也是无法谈论效率的。约束条件是效率的又一重要规定。

一般地,无效率论犯了如下两类错误:或者忘记了约束条件的规定,或者忘记了最大化的规定;多数情况是忘记了约束条件的规定。

让我们首先看一看几个因为忘记了约束条件的规定而得出无效率的例子。

例如,“囚犯难题”常常被用来说明个人利益最大化可能与社会利益最大化有矛盾,也就是常说的个人理性与集体理性之间的矛盾。“囚犯难题”讲的是:甲、乙两个犯罪嫌疑人作案后被警察抓住,关在不同的屋子里审讯。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如果两个人都坦白,各判8年;如果两个人都不坦白,因为证据不足,各判1年;如果其中一人坦白,另一人不坦白,坦白的释放,不坦白的判10年。

这里,每个犯罪嫌疑人都有两个选择,坦白或不坦白,但是均衡的结果一定是大家都坦白。这是因为:给定乙坦白,甲坦白的话判8年,不坦白的话判10年,坦白比不坦白好;给定乙不坦白,甲坦白的话被释放出来,不坦白的话判1年,坦白比不坦白好。坦白是甲的占优战略,总是最好的选择。同样的道理,坦白也是乙的占优战略,总是最好的选择。于是大家都选择坦白,各判8年。

如果两个人都不坦白,各判1年,显然比都坦白各判8年好。但这个帕累托改进办不到,因为它不满足个人理性要求。传统的说法,这证明了个人理性与集体理性之间的冲突,或者证明了个人选择可能是无效率的。

个人理性与集体理性之间真的有冲突吗?

讨论这个问题,我们一定要注意约束条件的规定。在这里,信息是阻隔的,又是一次性博弈;当然,当事人还都是自利的。在这样的约束条件下,大家都坦白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又何来都不坦白的结果呢?大家都不坦白当然更好,但这个更好的结果在这里是办不到的——集体理性与个人理性在这里不是同一时空的事。如果约束条件变了,当事人自然要选择大家都不坦白。这是无需经济学者操心的事情。

事实上,如果博弈可以重复进行下去,那么大家都不坦白就成了当然的选择,个人理性与集体理性的冲突就会不复存在,无效率就会不复存在。即使博弈不能重复进行下去,只要当事人之间信息不是阻隔的,大家都不坦白也是必然的选择,个人理性与集体理性的冲突也会不复存在,无效率也会不复存在。

既是换了约束条件个人的理性选择便可达到集体理性,怎么能够说个人理性和集体理性有冲突呢?又怎么能够说个人的理性选择可能无效率呢?重要的是约束条件嘛。

又如,我们常常说垄断是无效率的。因为在垄断的情况下,边际成本低于价格,就是说,生产者生产额外一单位产品的成本低于消费者意愿为这一单位产品所支付的代价,这是无效率的;因为垄断,生产者就没有积极性去改进技术,降低成本,这也是无效率的。

但是垄断真的无效率吗?要在市场竞争中形成垄断,就需要进入壁垒,或者是独有某种要素投入,或者是存在规模经济。如果这个壁垒是独有某种要素投入,那么谁拥有这种要素都会垄断,除非推行公有。但我们知道,资源公有,其价值是要消散的。以专有技术来说,静态地看,打破技术壁垒,当然可以提高经济的福利水平;但是动态地看,打破技术壁垒,谁还有激励去进行技术创新呢?如果这个壁垒是大规模的固定投入,那么不垄断价格虽然更接近边际成本,但是平均成本可能反而更高了。

垄断者虽然不会(也不能)把价格定于边际成本的水平,改进技术、降低成本的意愿可能也减少了,但垄断者并不能随意定价,也不能完全忽视技术改进和成本降低。这一方面是因为要受需求曲线的约束,另一方面,是因为有潜在进入者的威胁。鲍莫尔的可竞争市场理论告诉我们,如果进入是自由的,那么即使市场上只有少数厂商,他们也会向竞争者那样行事。鲍莫尔的理论当然以没有进入和退出壁垒为前提,但存在进入壁垒,在位者定价的自由也只以壁垒为度,对于技术改进和成本降低的忽略也只以壁垒为度。

不要只看到垄断者的定价高于边际成本,也不要只看到垄断者改进技术,降低成本的意愿减少了,这可是避免价值消散、获得规模经济的必要的代价。

再说了,在一个人人逐利的世界上,要垄断,谈何容易。我们要知道,那各种的专利制度,保护的不是别的,正是垄断。当然,法定垄断就是另一回事了。法定垄断不在我们讨论的范围之内,不说算了。

忽略了约束条件,我们甚至会得出自助餐无效率的结论。一个人付一笔钱,可以随心所欲地吃,他可能吃到最后一口的收益等于零为止,但是生产这最后一口食物的成本却大于零。这样看,无效率产生了。但自助餐真的无效率吗?你去考察自助餐为什么这样供应,问题便明了了。因为它节约了接待顾客的成本,节约了度量每人所消费食物的成本;这些节约下来的交易成本大于所谓的浪费。一旦引入这种成本,浪费随之消失,无效率就不存在了。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无效率吗?据说,我谢作诗偷了东西,打80大板就不偷了,她李清照呢,偷了东西,打20大板就不偷了。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各打50大板。后果是什么?我谢作诗还继续偷,她李清照呢,明天却干不了活。这是无效率的。但是我们要问,你怎么知道我谢作诗打80大板就不偷了,她李清照打20大板就不偷了?调查这个信息是有费用的。考虑了信息费用,可能各打50大板反而是经济的和有效率的了。

让我们再来看看因为半途而废地坚持最大化规定而得出无效率的例子。

例如,传统分析认为地主与佃农之间的租佃合约是无效率的。和自耕相比,租佃合约下地主投资土地的意图减少了,农民也不会在土地上多投资;工具、厂房的投资莫不如是。因此,和自耕相比,租佃合约是无效率的。这分析的逻辑没有错。可惜没有逻辑错误的分析却忽略了最大化的规定。既然当事人都在追求财富最大化,怎么能够听任这样的事情发生呢?

不是说双方没有减少投资的意图,而是说双方都能理性地预期到这一点,因而在签约的时候会做出详尽的规定,确立各自的权利义务。这一点,张五常做过详尽的考证。他考证的结论是:土地的价值主要随土地等级而变化,与自耕还是租佃关系不大;除了房产的价值(这一价值在自耕农场较高)以外,自耕农场和租佃农场的非土地资产总值大致相同;在租佃合约中,不仅详尽地规定了日常改良要求,而且对于地主的执行努力也有明确的规定。经验证据有力地驳斥了租佃农业无效率的说法。

类似的例子不在少数,不去多举了。

无效率有吗?有。如果我们没有恰当地指出所有的约束条件,或者我们半途而废地坚持了最大化,那么就有无效率;一旦我们恰当地指出了所有的约束条件,并且彻底一贯地坚持了最大化,那么无效率就完全是想当然的产物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3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