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作诗的博客

少听母鸡打鸣,多看母鸡下蛋!

 
 
 

日志

 
 
关于我

浙江财经学院教授

又名呆哥, 四川剑阁人, 经济学博士, 微信公众号《经济学家告诉你》主编、主笔、主讲, 主要研究领域:宏观经济学、教育经济学、制度经济学。有联系讲座、约稿、访谈等事项者, 敬请发函zuoshixie@hotmail.com或电话18640116699。

网易考拉推荐
 
 

哈伯格三角形的性质与原因  

2010-10-09 06:28:36|  分类: 价格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哈伯格认为,与完全竞争相比垄断导致产量减少,价格上升,存在资源配置低效率。这是垄断的定价扭曲。哈伯格的垄断存在效率损失的思想及其证明可以追溯到马歇尔、库尔诺,他不过是明确地用哈伯格三角形来度量垄断的福利损失,并且对这种福利损失做了经验估计。哈伯格的(更为准确的说法,是马歇尔和库尔诺传统的,或者说新古典传统的)垄断存在效率损失的严格证明,是定义社会福利函数为消费者剩余和垄断利润之和,然后证明在垄断产量处,社会福利还有改进的余地。显然,只要价格高于边际成本,那么社会福利函数关于产出水平的导数就为正。这说明,让产量高于垄断水平可以提高社会福利,因此垄断存在效率损失,该损失可以用哈伯格三角形来度量。由于在完全竞争市场上价格等于边际成本,这被认为是完美的,并且根据上述证明,在价格等于边际成本的产量水平正好是经济效率发生的地方,于是人们认为,和完全竞争相比,垄断导致产量减少,价格上升,存在资源配置低效率,而价格等于边际成本的产量水平则被认为是竞争经营情况下的产量水平。

知道学界有关于哈伯格三角形能不能真实度量垄断的福利损失的争论。不过在我看来,不是对于垄断的福利损失的估计是高了一点还是低了一点,以及与此相关联的方法论的问题,而是能不能拿垄断与并不真实存在的完全竞争相比较来说明垄断存在效率损失,能不能用价格偏离边际成本来说明垄断与竞争经营相比较是低效率的,以及能不能一般地将哈伯格三角形算作垄断的净福利损失等更为基础的问题。

本质上,垄断的社会成本乃是垄断产业组织的社会成本,由于没有替代性选择的考虑,没有成本的概念,因此垄断的效率特征需要在各种替代性产业组织的比较之中才能得到正确说明。存在三种替代性产业组织:(1)竞争经营;(2)市场自发的垄断经营;(3)政府规制下的垄断经营。需要通过两重比较:(1)竞争经营与市场自发的垄断经营的比较;(2)市场自发的垄断经营与政府规制下的垄断经营的比较,才能对垄断的效率特征做出最终说明。

由于替代性产业组织之选择不可能用内点解的比较来得到说明,必须要比较各产业组织的总福利,因此仅仅依靠边际分析是不可能正确说明垄断的效率特征的。如果说边际分析勉强能够说明存在政府干预以改善垄断的福利水平的可能性,那么以此来说明和竞争经营相比较垄断低效率,则无疑是错误的。垄断与竞争经营相比较是否低效率、政府干预是否可以改善垄断的福利水平,这是两个不同的问题。政府干预可以改善垄断的福利水平从而垄断存在效率损失并不意味着垄断与竞争经营相比较也是低效率的,仅仅根据价格高于边际成本,不能得出“与完全竞争相比垄断导致产量减少,价格上升,存在资源配置低效率”的结论。

没有错,价格高于边际成本意味着存在政府干预以改善垄断的福利水平的可能性。但是,我们要知道,这仅仅是可能,并不具有必然性。一般来说,政府干预不仅面临信息的约束,需要一定的费用,而且还会带来新的扭曲。因此,只有政府干预需要的费用和带来的新的扭曲不超过要消灭的哈伯格三角形的面积,才能够说哈伯格三角形真正代表了效率损失。我们不能看到价格偏离边际成本,存在哈伯格三角形,就简单地认定一定存在效率损失。不否认,规制理论的最新发展表明,政府可以不是进行直接规制,而是利用精致化的激励方案进行间接规制,来消除价格对于边际成本的偏离及与之相联系的哈伯格三角形。不过即使这样,仍然不能避免带来新的费用和扭曲,只是扭曲的性质和费用的大小有所不同罢了。其结果,我们还是不能看到价格偏离边际成本,存在哈伯格三角形,就简单地认定一定存在效率损失。

数学计算可以不考虑交易费用,但现实世界必须受其约约束。我们不可以简单地用消费者剩余与垄断利润之和构造福利函数,然后看该福利函数是否达到了最大值来判定真实经济是否是效率的,因为这样计算出来的最大值乃是新古典的零交易费用世界中的最大值,在现实的正交易费用世界中是不可能达到的。用现实世界实现不了的最大值作为效率的标准,这是不重视约束条件,没有把新古典经济学一般化的重要表现,被科斯称作是“黑板经济学”。

而且我们考察和计算垄断的社会成本,还必须把垄断的前提条件纳入分析之中。想想吧,在一个人人逐利的世界上,要垄断是一定要具备前提条件的:或者是独有某种要素投入,或者是成本次可加,或者是法定只允许独家经营(例如专利权,本文不考虑行政垄断)。垄断虽然会有价格对于边际成本的偏离,存在哈伯格三角形,但如果不要垄断的话,就得或者不能独占要素投入,这会导致租值消散;或者放弃有利的成本结构(规模经济或范围经济);或者放弃有效的创新激励。如果垄断的避免租值消散、获得有利的成本结构以及提供有效的创新激励这些好处超过了哈伯格三角形的面积,我们怎能一般地说垄断存在效率损失呢?

交易费用使得我们在一定程度上不得不接受哈伯格三角形的存在,然而我们面临的决不仅仅是交易费用的约束,更是能不能一般地又要垄断的避免租值消散、获得有利的成本结构以及提供有效的创新激励这样一些好处,又不要垄断的哈伯格三角形所代表的坏处这样的选择。不只是边际成本定价是不是社会最优的问题,更涉及平均成本定价,不允许垄断利润存在是不是为社会所合意的问题。假如我们把垄断可能具有的避免租值消散、获得有利的成本结构以及提供有效的创新激励这些好处纳入分析框架,那么零利润就未必为社会所合意了。(原文发表于2010年9月24日《经济学消息报》)

  评论这张
 
阅读(186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