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作诗的博客

少听母鸡打鸣,多看母鸡下蛋!

 
 
 

日志

 
 
关于我

浙江财经学院教授

又名呆哥, 四川剑阁人, 经济学博士, 微信公众号《经济学家告诉你》主编、主笔、主讲, 主要研究领域:宏观经济学、教育经济学、制度经济学。有联系讲座、约稿、访谈等事项者, 敬请发函zuoshixie@hotmail.com或电话18640116699。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垄断、竞争问题的一些基本观点  

2011-04-03 16:56:52|  分类: 价格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Ⅰ)竞争与稀缺性相伴而生,竞争无时不在,无处不存,竞争总是激烈的。从源头看,垄断不过是竞争的产物。在后果上,垄断并不消除竞争。垄断改变的只是竞争的方式——被导向为能在该领域经营而竞争,而不是被导向在该领域内进行代价高昂的竞争。而且,不是凡竞争都是好的、合意的。有的竞争是生产性的、价值增值的竞争,有的竞争是非生产性的、价值消散的竞争,因此竞争又是需要进行筛选限制的。产权的主要作用在于对竞争方式进行筛选限制。产权既为竞争提供激励,又对竞争进行限制:激励人们用这样的方式竞争,限制人们用那样的方式竞争。对竞争方式进行筛选和限制,这就是产权的经济性质。

(Ⅱ)成本是放弃的最高代价,成本依赖于约束条件,而时间则是重要的约束之一。一方面,历史支出因为没有了选择而不是成本,历史支出本身不影响今天的行为和选择;另一方面,先前的投入会产生一些后果(机器设备和无形资产),这些后果构成了进一步行为和选择的约束条件,会影响今天行为和选择的成本,从而影响今天的行为和选择。历史支出所产生的机器设备和无形资产的替代性用途的最高价值,即市场上的出售之价或重新购入之价,就是历史投入进入继续生产的成本,它可能高于历史支出,也可能低于历史支出,但与历史支出本身没有关系。

(Ⅲ)效率问题等同于社会福利最大化问题。无论是垄断产生的社会福利问题,还是信息不对称产生的社会福利问题,还是外部效应产生的社会福利问题,本质上都是一个私人成本与社会成本(私人收益与社会收益)分离的社会成本问题。当然,在一般意义上属于相同性质的垄断、信息不对称和外部性问题,由于产生私人成本与社会成本分离的原因不一样,交易费用的大小也就不一样,社会成本问题的解也会不一样。像污染这样的社会成本问题对于政府干预的要求就要高一些,而像垄断、信息不对称这样的社会成本问题则未必一定地要求政府进行干预。效率不仅要在一般均衡中才能得到说明,而且要在约束条件下才能得到说明。由于真实世界的约束条件不同于、也不可能同于标准模型的约束条件,因此标准模型的边际等式不可能得到满足。不满足标准模型的边际等式,并不意味着经济就是无效率的;相反,如果满足标准模型的边际等式,那么经济反而应该是无效率的了。

(Ⅳ)哈伯格三角形之存在,关键不是因为成本结构之故,而是因为需求的规定。只要需求曲线是向下倾斜的,那么不论成本曲线怎样,哈伯格三角形就一定存在。即使垄断是因为巨额固定投入而起,但投资建厂之后,固定成本是历史支出所产生的机器设备和无形资产在市场上的出售之价或重新购入之价,又由于降低固定成本,寻求对于进入壁垒的突破正是竞争的含义之一,因此考虑了时间和竞争的约束,平均成本是要向边际成本趋近的。这种情况下,垄断厂商还是不以边际成本定价,这完全是因为需求曲线向下倾斜的缘故,与成本结构之间没有关系,至少没有直接的关系。

(Ⅴ)垄断并不必然存在莱本斯泰因四边形。如果规模经济或范围经济超过了因垄断而起的代理成本上升,那么莱本斯泰因四边形就不会存在。必须垄断导致的代理成本上升超过了因垄断而获得的规模经济或范围经济的好处,并且垄断者在产品市场上扭曲价格和产量所带来的利润的增加超过垄断导致生产成本上升从而带来的利润的减少,莱本斯泰因四边形才可能真正存在。如果规模经济或范围经济显著,那么垄断不但没有使(总)成本上升,反而使(总)成本下降了。这种情况下,莱本斯泰因四边形不存在,X无效率无从说起。如果规模经济或范围经济不显著,那么垄断可能使(总)成本上升,莱本斯泰因四边形可能存在。不过这种成本上升一定是有限度的,超过了限度,股东们就会放弃垄断选择竞争经营。莱本斯泰因四边形产生于对于(垄断)利润的追求,但同样是因为利润追求的缘故,又不会容许它过大。假如垄断真的引起了极大的成本扭曲,而股东们仍然选择垄断经营,那么一定是股东们没有追求利润最大化。表面上,似乎垄断引起极大的成本扭曲从而造成社会福利损失,实际上不是这样,这种成本扭曲及其对应的社会福利损失乃是因为企业没有追求利润最大化而起。这是产权的问题,不是垄断的问题。

(Ⅵ)垄断与竞争经营相比较是否低效率与政府干预是否可以改善垄断的福利水平完全是两个问题。价格高于边际成本涉及的是后一个问题,不是前一个问题。由于垄断和竞争经营一般并不具有相同的成本结构,因此仅仅根据价格高于边际成本不能得出和竞争经营相比较垄断存在效率损失的结论,而且压根就不能用哈伯格三角形来说明垄断与竞争经营相比较是低效率还是高效率。

(Ⅶ)如果相对于市场容量而言规模经济或范围经济显著,那么和竞争经营相比较垄断就不是无效率的,而是有效率的。这正是一般文献所说的自然垄断的情况。和竞争经营相比较,自然垄断反而是有效率的。或者,虽然相对于市场容量而言规模经济或范围经济不显著,但是需求曲线具有较高的弹性,并且因垄断而避免消散的租值或因垄断而产生的创新激励适当大,或者政府改变市场自发垄断状况所要支付的费用和可能带来的其它扭曲也适当大,那么和竞争经营相比较垄断仍然是有效率的。如果相对于市场容量而言规模经济或范围经济不显著,需求曲线又较缺乏弹性,并且不仅因垄断而避免消散的租值和因垄断而产生的创新激励不大,而且政府改变市场自发垄断状况所要支付的费用和可能带来的其它扭曲也不大,那么和竞争经营相比较垄断才真正是无效率的。不过这样的条件具有矛盾性,在没有人为的进入限制的情况下垄断是很难存在的,于是我们有理由认定在开放市场准入情况下市场自发的垄断(非行政垄断)比竞争经营更有效率。

(Ⅷ)给定政府实施规制所需支付的费用和规制带来的新的扭曲的程度,假如规模经济、范围经济足够大,市场容量足够大,需求曲线又足够陡峭,那么哈伯格三角形的面积就足够大,政府干预的可能收益也就足够大,从而通过政府干预消除哈伯格三角形以改进社会福利的可能性就大。然而,由于因垄断利润减少而产生的新的扭曲一般并不是独立于垄断利润的,而干预使得垄断利润的减少相对于使得社会福利的增加随着干预程度的加大以递增的速度在进行,因此消除部分哈伯格三角形,消除部分垄断利润可能改进社会福利。但是,如果全部消除哈伯格三角形,不允许任何垄断利润的存在,那么这样的规制一定不但不会改进社会福利,反而有可能降低了社会福利。我们根本就不要期望将全部的哈伯格三角形消灭掉。或者更准确地说,我们根本就不要期望将全部垄断利润消灭掉,平均成本定价不会是社会最优。在垄断使得(总)成本上升从而存在莱本斯泰因四边形(非自然垄断)的情况下,政府通过直接或间接的干预来消除哈伯格三角形,实现比市场自发垄断更高的社会福利的可能性变得更小了。

(Ⅸ)垄断虽然会导致代理成本上升,同时还带来价格和产量的扭曲,但是也有避免租值消散、带来规模经济或范围经济以及提供有效的创新激励这样一些好处。和竞争经营相比较,垄断可能是更有效率的产业组织。即使垄断的福利水平低于竞争经营的福利水平,我们还是不能简单地说垄断就是无效率的。必须考虑政府改变自发垄断现状的交易费用,以及干预政策可能带来的新的扭曲。不能简单地看到生产成本上升就说有无效率发生,也不能仅仅因为存在价格和产量扭曲就认为有无效率发生。很可能,哈伯格三角形和莱本斯泰因四边形是避免租值消散、获得规模经济或范围经济以及提供有效的创新激励需要支付的必要代价。

(Ⅹ)不能因为看到价格偏离边际成本就说存在无效率,也不能因为看到成本上升就说存在无效率。由于不考虑价格和产量扭曲的程度,我们不可能说明成本扭曲的程度,因此也就不说成本上升是一种新型的无效率。效率必须在考虑了各种因素相互作用的一般均衡中才能得到说明。世界上只存在一种效率,就是效率本身。我们不应该区分什么配置效率、X效率或者别的什么效率。就知识性来说,X效率的概念完全是多余的。不但多余,而且还造成经济学的不统一和一般性下降。

(Ⅺ)以塔洛克四边形的形式而存在的生产者剩余未必一定导致非生产性寻利活动。如果垄断的原因不是行政因素,而是有利的成本结构或者专利技术等等,那么导致的将不是寻租这样的非生产性寻利活动,而是努力降低成本和潜心发明创造这样的生产性寻利活动。塔洛克四边形不应该算做一般垄断的社会成本,而只是行政垄断的社会成本。即使是行政垄断,由于寻租活动中是攫取租值的边际支出等于边际租值收益,而不是攫取租值的总支出等于总租值,租值一般是不可能全部消散的,我们也不能对多大比例的垄断利润应该算作行政垄断的社会成本做出一般结论。

(Ⅻ)为了保有垄断地位和垄断利润,即使非行政垄断也会有一些非生产性费用支出。但由于以任何方式持有资源和财富都会发生一些非生产性支出,这样的支出即是界定和保护产权的费用支出,是广义而言的交易费用的一种,因此只要垄断利润被清晰地界定给了个人,即使垄断者为保持其垄断地位和垄断利润而产生了非生产性支出,这种支出是不能算作垄断的福利损失的,它不过是一种界定和保护产权的费用支出罢了。在分析竞争经营的时候我们没有将这样的费用支出纳入分析,在分析垄断的时候就不能把这样的费用支出算作垄断的社会成本。

(ⅩⅢ)垄断到底是效率的还是非效率的,这是一个不能用简单方式对待的领域。我们不能肯定凡垄断必定存在效率损失,我们唯一能够肯定的是行政垄断一定存在效率损失。塔洛克四边形只是行政垄断的社会成本,决不是别的形式的垄断的社会成本,尽管如此,我们仍然不能得出一般结论,塔洛克四边形(垄断利润)的多大比例应该算作行政垄断的社会成本;莱本斯泰因四边形如果真的存在并且算作严重效率损失的话,一定不是垄断的效率损失,而是产权安排不合理的效率损失;至于哈伯格三角形,则只能在特定的需求规模和弹性、特定的成本结构、特定的交易费用的规定下才能部分地算作垄断的效率损失,但我们又怎能拥有充分的信息,去判断垄断属于这样的特定情况,进而去反这样的垄断呢?由于垄断的效率特征是一个不能简单对待的领域,又由于现实世界的复杂性,因此我们可能不得不采取简单的方式:除了那些规模经济或范围经济特别显著、市场规模大、需求又较缺乏弹性的自然垄断行业需要政府进行规制之外,其余我们就不要去反什么垄断了。

    相关阅读:

    经济学方法论: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MwNDA3OTQ0.html

    比较优势理论: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MwMzE1ODky.html

    世界困局与中国的出路(2):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MwMzAyMDE2.html

    世界困局与中国的出路(1):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MwMjU2NTg0.html

  评论这张
 
阅读(457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