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作诗的博客

少听母鸡打鸣,多看母鸡下蛋!

 
 
 

日志

 
 
关于我

浙江财经学院教授

又名呆哥, 四川剑阁人, 经济学博士, 微信公众号《经济学家告诉你》主编、主笔、主讲, 主要研究领域:宏观经济学、教育经济学、制度经济学。有联系讲座、约稿、访谈等事项者, 敬请发函zuoshixie@hotmail.com或电话18640116699。

网易考拉推荐
 
 

谢作诗:东北振兴路上有陷阱   

2016-03-21 07:55: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亲,呆哥和一帮经济学者建了微信公众号“经济学家告诉你”:宣传私产保护、权利意识和法治,传播正确的经济学知识和市场经济理念。写文章不容易,如果粉丝太少,作者就没有写作的动力,公众号就办不下去,办下去也没有意义,故恳请您帮我们转发以增加粉丝。可直接搜索“经济学家告诉你”加关注,也可扫图中二维码加关注。当然,如果您喜欢我个人的更加个性化、私密化的东西,请关注我的私人公众号“谢作诗”!拜托!】

谢作诗:东北振兴路上有陷阱 - 谢作诗 - 谢作诗的博客谢作诗:东北振兴路上有陷阱 - 谢作诗 - 谢作诗的博客


编者按:近日,随着两会的结束,东北地区的经济塌陷问题再次成为舆论热点。昔日的老工业基地,为何越扶越弱,以至于令人看不到重新崛起的希望?今天特发一篇2004年写的旧文章,回头看真是让人无限唏嘘!?


老工业基地出问题了。以我所在的辽宁来说吧,昔日辽老大的光环还依稀可见,今日怎么就问题成堆,下岗的下岗,发不出工资的发不出工资。面对此情此景,辽宁人习惯于将原因归之于,在传统计划经济体制下辽宁对于全国的贡献大,积累少,包袱重。

现在,中共中央、国务院做出战略决定,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在一般人看来,这无疑给老工业基地带来了历史机遇和新的希望。不过我要说一句可能不合时宜的话,那就是:警惕,东北振兴路上有陷阱!说的对与不对是一回事,但用心肯定是良苦的。

何以昔日辽老大,今日却问题成堆呢?

根本原因在于辽宁国有经济比重高。

国有经济是“花别人的钱,办别人的事”的经济。花别人的钱不是不可以,但花别人的钱就不能有经济自由。林毅夫讲传统计划经济体制内生于重工业优先发展战略,即在当时的资源禀赋下,要优先发展重工业,就不能依靠市场配置资源,就要搞计划配置资源。这当然是对的。但是林毅夫跳过了一个重要细节:市场以私有产权为前提,要取消市场,就需要取消私有产权、推行公有产权。推行公有产权,于是就不能有经济自由,就不能不搞计划配置资源、论资排辈和取消自主择业等等。

我们有些人,不是深入下去发现现象背后的内在逻辑,而是粗暴地、简单地批评这样一些制度安排,说这也不合理了,那又要不得了。可我要说,在坚持公有产权的前提下,如果没有这样一些制度安排,那么事情只会变得更糟,而不会是更好。

是的,公有产权不允许有经济自由。

市场化本质上乃是经济自由化。过去是中央计划决策,现在是大家分散决策;过去生产队统一生产和收割,现在则由各家各户自主决定。这不是经济自由化,又是什么?

市场化条件下国有企业注定要出问题。宏观经济形势好,问题不大;宏观经济形势一坏,问题就突出了。所以我总是讲,你要搞国有企业可不可以呢?可以,那你搞计划经济好了;你要搞市场经济,就不要搞国有企业,因为本质上市场化的过程乃是经济自由化的过程。

老工业基地国有经济比重高,市场化后其经济绩效又怎么可能好呢?

国有经济比重高不仅直接影响经济绩效,还间接影响市场化进程,形成恶性循环。

市场以私有产权为前提,但是仅有私有产权市场还不能有效运行,还要经济的交易费用不能太高。国有经济比重高,不仅破坏了市场经济的产权基础,还增加了经济的交易费用。

首先,国有经济比重高,政府就很难转变职能、退出具体经济活动。

市场经济要求一个与经济保持距离的政府,要求政府不能介入具体经济活动。可是经济国有的话,政府就不能退出具体经济活动;国有经济多个婆婆不是坏事。

我们老讲什么政企分离,可是你坚持经济国有,政企怎么能够分离呢?就算政企真的分离了,难道我们的事业就会因此而变得光昌流丽起来?你搞出一个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来监督和管理国有资产,政企就分离了吗?没有嘛,不过是换汤不换药的假分离,当然也不能完全分离。何况,和私有企业主不同,国有企业的厂长经理很难有积极性抵制政府的干预。

其次,国有经济比重高,法治就很难推行。

权利未经界定,在竞争下租值就会消散殆尽,人类就无法生存。因此权利是需要界定的:或以产权界定权利,或以人权界定权利。以产权界定权利,人权可以平等;以人权界定权利,人权就不能平等。法治是要讲究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以产权界定权利,法治于是可以推行;以人权界定权利,法治就很难推行。

据说,毛泽东曾经讲:“法律这个东西没有也不成。但我们有我们这一套……民法、刑法有那么多条,谁记得了?宪法是我参加制定的,我也记不得。我们基本上不靠那些,主要靠决议开会,一年搞4次,不能靠民法、刑法来维持秩序。我们每次的决议都是法,开一个会也是一个法。”

不要说毛泽东和他那一代领导人不重视法治,这可是公有产权约束下必然的选择。传统计划经济体制要是讲法治,那倒是奇怪的事情了。传统计划经济体制讲纪律,但不讲法治。这是一个重点,可我们漠视了这样一个重点。

国有企业里讲究科级、处级、局级什么的,然而在私企就不存在这样的现象。老工业基地国有经济比重高,其法治大概不会好的。我的判断:其他条件相同,老工业基地的法治一定要差一些。“慕马大案”发生在沈阳,有什么奇怪的吗?一点也不奇怪。

政府介入具体经济活动,法治难以推行,私有产权就没有保障,经济的交易费用就会高企。其实,这些乃是一个问题的多个方面。政府介入具体经济活动,法治势必难以推行;法治难以推行,私有产权就没有保障。没有了私有产权和法治的保障,又搞经济自由,交易费用怎么会不高呢?但是对于老工业基地来说,问题的核心是国有经济比重高。

老工业基地的问题,关键是国有经济比重高,是产权重塑不到位的问题。这不仅直接影响经济绩效,还不利于政府退出具体经济活动,阻碍法治的推行,从而不利于市场化的进行。今天我们振兴老工业基地,不是在产权等制度安排上下功夫,不是着力于深化内部改革,而是为着国家大量的资金投入和优惠政策而欢欣鼓舞,叫人怎么不担心呢?

我担心的是,振兴老工业基地反而强化了国有经济,反而强化了政府对于具体经济活动的介入。我担心的是,大量资金的注入和优惠政策的实施,必然带来眼前的繁荣,这会掩盖老工业基地业已存在的深层次问题,甚至会使这些问题变得更加严重起来。

老工业基地的问题是传统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转轨过程中微观产权基础重塑不到位所暴露出来的问题。这些问题要在推进市场化改革的过程中得到解决。振兴老工业基地一定要在市场化的前提下进行,一定要有助于推进市场化,而不是阻碍了市场化。否则,资金用完,优惠政策结束,或者经济高增长结束,老工业基地的问题就会再次爆发。

                              2004年3月


欢迎光顾谢作诗的签名书店,里面有众多作者的亲笔签名书。

谢作诗:东北振兴路上有陷阱 - 谢作诗 - 谢作诗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9018)| 评论(5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