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谢作诗的博客

少听母鸡打鸣,多看母鸡下蛋!

 
 
 

日志

 
 
关于我

浙江财经学院教授

又名呆哥, 四川剑阁人, 经济学博士, 微信公众号《经济学家告诉你》主编、主笔、主讲, 主要研究领域:宏观经济学、教育经济学、制度经济学。有联系讲座、约稿、访谈等事项者, 敬请发函zuoshixie@hotmail.com或电话18640116699。

网易考拉推荐
 
 

谢作诗:经济学被创新害惨了(二之二)   

2016-03-26 12:14: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亲,呆哥和一帮经济学者建了微信公众号“经济学家告诉你”:宣传私产保护、权利意识和法治,传播正确的经济学知识和市场经济理念。写文章不容易,如果粉丝太少,作者就没有写作的动力,公众号就办不下去,办下去也没有意义,故恳请您帮我们转发以增加粉丝。可直接搜索“经济学家告诉你”加关注,也可扫图中二维码加关注。当然,如果您喜欢我个人的更加个性化、私密化的东西,请关注我的私人公众号“谢作诗”!拜托!】

谢作诗:经济学被创新害惨了(二之二) - 谢作诗 - 谢作诗的博客  谢作诗:经济学被创新害惨了(二之二) - 谢作诗 - 谢作诗的博客

经济学在正确定义了成本是机会成本之后,就几乎没有再正确使用成本概念了。

说什么停产点发生在价格等于平均可变成本的地方。但成本是机会成本,固定成本是机器、厂房等固定资产在替代性用途生的最高价值,也就是在市场上的出售之价,当价格等于平均成本的时候,选择停产,不生产就不需要支付可变成本,卖出固定资产可以收回全部固定成本,而如果降价还继续生产,收回来的只是部分固定成本,傻啊,不停产要继续生产?!

只要不是“守得云开见明月”,就不可能有负利润。当然,在竞争约束下也不可能有正利润。所以奈特用“风险、不确定性与利润”做书名,张五常则说“利润是无主的孤魂”。

沉淀成本,以及用这个概念所做的所有经济分析,即便结论对了,也都是碰巧对的。

说什么效率发生在边际等式成立(一阶导数等于零)的地方。但这是数学,不是经济学。你到自助餐厅吃饭,一定吃到最后一口食物的收益等于零为止,但是生产这最后一口食物的成本肯定大于零,按照等边际原则,无效率发生了。可是你去问餐厅老板:你为什么不避免无效率发生呢?为什么要让人多吃呢?餐厅老板会告诉你:你傻啊,我要避免顾客多吃,就得雇佣工人师傅拿着大勺子度量食物,这是要花工资的,考虑到这一点,还不如让顾客多吃。

说什么垄断无效率。在没有汽车、飞机的日子里,火车是不是垄断?我的问题是:垄断的火车到底减少了社会的运输成本,还是增加了社会的运输成本?我不回答,你们回答吧!

不要再告诉我垄断情况下价格偏离边际成本,因此有改进效率的可能。在真实世界,效率常常发生在边际等式不成立的地方,边际等式成立而又有效率,反而是一个小概率事件。

边际等式不成立不一定无效率,这是科斯张五常告诉我们的。但我用得彻底啊!

有人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公平但是无效率,理由是李清照偷东西打20板不偷,我谢作诗打80板不偷,可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各打50板,结果李清照第二天干不了活,而我谢作诗还继续偷,因此无效率。有效率的结果是李清照打20板、谢作诗打80板。可是你怎么知道李清照打20板不偷、谢作诗打80板不偷,13亿人,每个人打多少板正好不偷?这个信息费用高得惊人。考虑到这个费用,各打50板,就不但公平,而且也有效率。

“囚犯难题”说“都不坦白”才是最优,这被认为是集体理性,可是结果一定是“都坦白”,这被认为是个人理性。结论是,个人理性与及体理性有冲突。且不说世界上没有集体理性这回事,我们根本就不能因为“都坦白”的福利水平低于“都不坦白”的福利水平,就得出结论“都坦白”是无效率的。第一,当事人都是自利的;第二,信息是阻隔的;第三,一次性博弈。在这样的约束条件下,“都坦白”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又何来“都不坦白”呢?“都不坦白”似乎更好,但这个更好的结果在给定的约束条件下办不到。我们怎可以一方面接受自利、信息阻隔和一次性博弈的约束条件,一方面又期望“都不坦白”的结果呢?

“囚犯难题”有其精髓,那就是“有效的制度安排一定要构成纳什均衡”,然而也包含重大谬误。今天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囚犯难题”的谬误了,但在2003年以前有谁在说其中的谬误呢(我的《“囚犯难题”错在哪里》发表于2003年9月12日《经济学消息报》)?

那些张口闭口完全竞争的人,不懂得不同约束条件下的事不可比较,完全不懂经济学!

“合成谬误”也是错的。千万不要以为,萨缪尔森讲的就不会错了。

足球比赛中,甲站起来可以看得更清楚要以甲以外的其他人继续坐着为条件,乙站起来可以看得更清楚要以乙以外的其他人继续坐着为条件……很显然,这里对于不同的个人来说,“对”的条件是不一样的;不仅不一样,而且不相容,不可能同时成立。对于这样的条件下才能成立的个别事物,我们怎能简单合成而得出“对整体来说也对”的结论呢?这样合成而出现错误的结果,有什么奇怪的吗?我们拿不同约束条件下本来就不可以合成的东西错误地加以合成,或者,把本来就是错误的东西加以合成,却在那里大讲什么合成推理谬误。

我们没有弄明白,就个人来说的“对”,乃是局部均衡;就集体来说的“对”,却是一般均衡。局部均衡并不是一种真实存在,这个道理还没想明白吗?明白的话,又为什么认为足球比赛中站起来可以看得更清楚对个人来说是“对”的呢?你以为我们的观众真的认为站起来会看得更清楚,因而是“对”的行为吗?恐怕只有书斋里的经济学者才会这样想当然!

也许你会觉得我说的与萨缪尔森说的并没有区别。其实完全不是一回事,假如萨翁在世,可以去问问他。科斯定理与合成谬误,二者只有一个对,“至于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行为经济学有个据说推翻了理性人假设的“实验”:拿100块钱在张三、李四两人之间分配。游戏规则是这样的,如果两人都接受分配结果,那么各自得到分配给他们的份额;但是假如有一个人不接受分配结果的话,那么两个人都不能得到分配给他们的份额。实验及其结果如下:50块钱给张三,50块钱给李四,张三、李四都接受分配结果,他们各自得到50块钱;51块钱给张三,49块钱给李四,张三、李四都接受分配结果,张三得到51块钱,李四得到49块钱……99块钱给张三,1块钱给李四,李四不接受分配结果,张三、李四全都不能得到任何收入。问题来了:难道李四得不到任何钱比得到1块钱更好吗?尽管他分得的份额比张三要少,甚至少很多,但有总比无强,看来理性人假设未必总是不成立的。

解决问题的办法是引入公平。就是说,经济学不仅要考虑效率,还要考虑公平。

不是说公平不重要,也不是说公平对于效率没有影响。问题在于:公平更多地是价值判断,一百个人有九十九个答案,那么什么才是公平呢?是起点公平算公平,还是终点公平算公平?拿这个“实验”来说,公平与不公平的边界到底在哪里?恐怕是回答不了的吧。

我想问的是:公平本身能不能在效率的框架内得到解释呢?

且让我把这个“实验”改一改:张三如果拿到钱就去火星生活,李四则还留在地球上。反过来也可以,没有其他含义,无非是让张三、李四两个人分了钱后就天各一方,彼此不产生任何影响。现在给张三99块钱,李四1块钱,李四会接受吗?朋友,我敢跟你打赌,下什么赌注你说了算,李四一定会接受分配结果的。问题不在于李四只得到了1块钱,比张三少很多,不公平,所以李四拒绝接受分配结果,而在于这个分配结果会影响张三、李四未来在资源竞争中的竞争力,会影响进一步的分配结果。李四比张三分得的少很多,很大可能决定了未来李四比张三分得的也要少。初始分配总是要影响未来分配的,你不能不考虑动态效应,说人们不接受有比无强的结果,因而理性假设不成立。实际情况正相反,这恰恰是理性。

分配规则(游戏规则)是内生决定的,决不是外生给定的。在一个张三、李四分得了钱后会产生进一步的动态影响的世界上,张三怎么可能不预期分配结果对于李四的动态影响以及李四的反应呢?所以,放心好了,张三99块钱,李四1块钱的分配方案,不是李四不同意的问题,而是张三不会同意的问题。张三、李四都不同意的方案,在真实世界是不可能存在的。张三99块钱,李四1块钱的分配方案,不过是主流经济学家们养尊处优、无所事事想当然的产物。但我们怎么可以用一个想当然的非理性“实验”去否定真实世界的理性呢?

西蒙一干人讨论有限理性,说什么人不是完全理性的,而是有限理性,这被认为发展了理性人假设。可是在我看来,理性与完全理性、有限理性简直是风马牛不相及的概念嘛。

完全理性是指人们拥有单一的效用函数,能够正确地、无成本地认识客观环境和约束条件,并把有关参数综合到这个单一的效用函数中,求得最优解。有限理性则是指人们未必拥有单一的效用函数,也不能完全地、无成本地认识客观环境和约束条件,并把有关参数综合到这个单一的效用函数中,求得最优解。与完全理性和有限理性相关联的,是环境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以及人的认知能力的局限性。理性则是指追求约束条件下的利益最大化。

关键不在于是否拥有单一的效用函数,能否正确认识客观环境和约束条件,并拥有正确的信息结构,或者说不在于人们主观所认识到的约束条件和所拥有的信息结构是否符合客观实际,而在于人们是否根据自身所认识到的约束条件和所拥有的信息结构寻求该约束条件下的利益最大化。这才是经济分析最根本的行为假设、正确的逻辑起点,即理性的正确含义。

关于能否正确地认识客观环境和约束条件并拥有正确的信息结构,以及人们的预期是否与真实的期望值相符合的不同假设,毫无疑问会产生不同的理论结果。但是,经济学分析最根本的行为假设、正确的逻辑起点,却是追求(自身所认识到的)约束条件下的利益最大化。

理性就是追求约束条件下的利益最大化,还意味着无论是西蒙的满意决策,还是奈特的感情决策,还是阿尔钦的模仿决策都与理性行为不矛盾,恰恰相反,这些本身就是理性行为。

一些人,要么说科斯定理和信息不对称模型是错误的,要么拿模型结论直接应用到现实中去。殊不知,它们只是建立一个理想状态下的分析框架,以此作为分析现实世界的基准。怎样利用基准来分析现实经济,这需要天赋,也需要了解世界,高手和低手的分别就在这里。可惜,经济学院都在讲述一些愚不可及的东西。别的不说,单凭数学大行其道,就知道经济学院不懂经济学。因为交易费用不可总量度量,只能观察边际上的改变,数学怎么可以大行其道呢?我懂得这一点,这就是像我这样一个学数学出身的人不走主流路线的原因。

不说了,不说了,说到哪里是个头?有兴趣的朋友,还是买我的书看吧!


欢迎光顾谢作诗的签名书店(http://wd.koudai.com/item.html?itemID=636408562&wfr=c),里面有众多大虾的亲笔签名书。

谢作诗:经济学被创新害惨了(二之二) - 谢作诗 - 谢作诗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91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